返回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 我爱开封 > 百姓生活 > 正文

富士康开封难产:32亿项目烂尾无人接盘

发布日期:2016/4/28 12:38:31 浏览:

“一个贪崇资本、奢望政绩的官场,很容易成为无良商人纵横捭阖的沙场。”

开封汽车

一片荒凉中的河南开封富士康实训基地项目《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曹煦_摄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曹煦_河南报道

“不仅郭台铭,连省、市领导都来瞧过,(领导们)恁重视的项目,想不到现在倒成了烂梨了。”

张杰(化名)吐了一口香烟,若有所思。远处的背景,是一组深灰色水泥包裹的高层建筑,突兀地矗立在空阔的荒地上。

按照这位村官的逻辑,坐落于河南省开封市新区杏花营农场的上述“富士康项目”现在应该已经开业,此刻应有20余万年轻人工作、生活在这里,而他可能正在自己开设的超市里“大把数钱”。

和当地的老百姓一样,他永远也不会想到,陷入瘫痪的项目背后,隐藏着怎样的利益集团与商业杀伐。而这,正是当下不少地方“招商热”大剧中的某些生动写照。

32亿元投资大项目高调亮相

对富士康的热情,全国鲜有地方超过河南。

2010年,河南引入富士康,推出了一系列优惠政策。实践证明,在推动河南向新型工业化大省转型的过程中,富士康亦凸显了拉动该省外贸的龙头作用。据《河南日报》报道,2015年,富士康所属企业进出口占河南全省进出口的67.5,贡献率为114.3。

位于郑州航空港区的富士康生产基地堪称一座工业新城,其对地方经济拉动的综合效应,激发了地方原本就高涨的招商热情,大家都想在富士康项目中分一杯羹。当地媒体曾披露这样一个场景:富士康和郑州市相关领导举行签约仪式时,河南的一些地市领导排队在外等候,希望富士康能去自己的辖区投资。

“富士康掌握着绝对的主动权,人家只负责技术、管理和生产线的引进。”河南省政府相关部门知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招募工人等人力资源服务,由省政府委派公共就业服务机构负责;地方政府负责项目用地的征地拆迁,并在项目建设前达到‘三通一平’(路通、电通、水通,土地平整);项目的基础设施建设,则依赖于‘多方参与,有效引进民间资本’的方式来完成。”

经过不懈努力,继河南周口、济源两市之后,开封揽得了富士康人力资源实训基地项目(下称“富士康基地”)。

此后,在“有效引进民间资本”环节,伯皇实业有限公司浮出了水面。

工商资料显示,注册于北京的伯皇实业有限公司(下称“北京伯皇”),2012年1月17日成立,注册资本1亿元,实收资本2000万元,第一任法定代表人为梁玉红。梁为河南籍商人,时任广东省河南商会副会长。

成立仅仅两个月后,北京伯皇便迎来了开封市的“考察”。

据《开封日报》报道,2012年3月25日至27日,开封市政府主要领导率队赴广东考察期间专程来到北京伯皇,“并与伯皇就建设开封富士康实训基地项目达成了合作意向,该项目的建设将为开封新区集聚区产业调整、产业技能升级起到极大推动作用。”

2012年4月11日,在广东、河南两省多个领导的见证下,开封市政府与北京伯皇完成了这笔总投资32亿元的项目签约。

记者拿到的一份名为《“校企合作”富士康(开封)实训基地投资框架协议》(下称“投资协议”)的文件显示:开封市政府为项目提供建设土地1560亩,每亩土地使用权出让金为2万元(当时该区域工业土地参考价格为16万元/亩,超出部分由当地政府采取“先缴后返”的形式奖励给北京伯皇),并负责项目用地拆迁、配套设施建设,提供企业所得税等一系列的税收优惠,给予规费优惠、培训补贴、设备投资奖励等多项扶持政策;北京伯皇负责建设富士康实训基地,总投资不低于32亿元。

富士康基地项目从签约伊始就奠定了“大干快上”的基调,“项目计划从开工之日起,争取100天投产,4年完成生产和培训基地的全部建设”。该项目被河南省政府列为“省级重点工程”,由河南省富士康项目协调领导小组办公室督导,河南省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厅负责用工人员的招募与培训,其下属单位河南省劳动就业训练中心(下称“训练中心”)为立项单位,开封市工业和信息化委员会(下称“开封工信委”)为本项目建设指挥部牵头单位。

对于生产和培训规模,投资协议明确写道:“2012年投产,预计工业加工产值5亿元人民币,2013年预计产值50亿元,2015年前争取达到70亿元”,“2012年计划招募/培训人员1万人次,2013年计划招募培训10万人次以上,2015年前争取招募/培训20万人次,实现年产值20亿元(培训及劳务产能)”。

据《开封日报》报道,2012年4月22日,开封新区即召开工作会议,决定就做好上述项目有关工作,专门成立高规格领导小组,“紧跟省委、省政府要求,做到发展第一、工作第一、效率第一,为项目顺利进展提供最及时、最优质的服务,群策群力、多措并举解决项目推进中存在的困难和问题”。

此间,梁玉红亦对媒体表示,“作为企业家,我们很欢迎这种政府搭台、企业唱戏的模式,为我们开拓内陆市场注入了很大的信心。”

不过,后来的事实证明,北京伯皇心有余而力不足。

伯皇的“资本运作”

2012年6月,河南籍“广东商人”吴云合出任北京伯皇总经理。

2012年7月17日,河南伯皇实业有限公司(下称“河南伯皇”)注册成立,注册资本1.1亿元,吴云合为法定代表人。同年8月6日,河南伯皇向开封市政府专户预缴土地款3000万元。9月28日,富士康基地开工建设,至2013年5月,项目工程量完成近35万平方米。

在政府重视、富士康“背书”的多方推动下,项目建设以超常规的速度推进。

“富士康基地是在未取得《国有土地使用证》等相关手续的情况下破土动工的——它享受的是‘三边(边建设、边报批、边完善)’政策。”前述河南省政府相关部门知情人士介绍,此间多位领导实地考察,对吴云合创造的“开封速度”表示肯定。

不过,这段“看上去很美”的“政、商蜜月”仅仅维系了近一年时间。

“大概是2013年6月份的一天,领导突然喊我去省政府门口前处置信访事件——全是农民工,有五六百人,黑压压一片。”河南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信访处有关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农民工都是因河南伯皇拖欠工程款,影响施工企业发薪而来,“堵门——包括我们厅里、开封市政府的门都被堵过,前后有十来起吧。”

“老吴没钱。”河南伯皇原财务总监陈洪彦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坦言,公司在富士康基地项目中的实际投资总计不足500万元,河南伯皇创造的所谓“开封速度”,依靠的是“资本运作”,而“操盘手”正是身兼河南伯皇董事长、总经理于一身的吴云合。

“‘指山卖磨’懂吗?老吴玩的就是这一套——画个二期工程的‘大饼’,让你交(施工)保证金,然后再把这些钱挪用,支付一期工程款。”采访中,富士康基地某施工企业知情人士透露,吴运合的“操作”方式,在施工企业垫资盛行的建筑江湖并不鲜见。

而据河南伯皇原副总经理商坤明反映,吴云合“纯属外行”。他为了创造所谓的“开封速度”,在账面资金严重不足的情况下,坚持一次性开工30万平方米,而如此体量的工程约需10亿元资金支撑,“这等于是找死啊”。

2013年5月,“拆东墙补西墙”的河南伯皇难以为继,富士康基地项目被迫停工。

令人大跌眼镜的还有个中“狸猫换太子”的情节——2012年6月12日,开封市政府有关部门举行富士康基地项目第六次对接会,开封工信委为此编发的《工作简报》称,会议提出,“下一步要在开封新区成立以北京伯皇为独资股东的河南省校企合作实训基地有限公司,注册资金不低于一亿元。注册事宜由开封新区商务部门和北京伯皇负责,15个工作日办结。”

2012年7月17日,吴云合却在河南省工商局注册了其本人与另一自然人赵显成持股,与北京伯皇并无股权关系的河南伯皇。此后,河南伯皇便以本公司名义向开封市政府专户预缴土地款、同施工单位签订施工合同,收取施工单位保证金,俨然成了富士康基地项目的实施主体。

而对这种公然违反开封市政府与北京伯皇投资协议的行为,北京伯皇、训练中心、开封新区、开封工信委等有关部门却选择了“集体失声”。

吴云合的长袖善舞,在河南伯皇筹措3000万元土地款时,亦有表现。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调查发现,河南伯皇上述土地款来源,竟是某发展银行郑州分行给予的一年期贷款。彼时,河南伯皇成立不足20天,之所以能够轻取贷款,缘于训练中心以该中心余额8000多万元的专项资金账户,为河南伯皇提供了还款担保保证。

采访中

[1] [2] 下一页

最新百姓生活

欢迎咨询
返回顶部